格外轻佻的两个字打耳边蹿过,气得姜念拧他。

腰侧晕开一片红,他却仍死性不改,“实在决断不了,要不你骑上来试试?”

用她身体的尺寸,严丝合缝丈量出一个位置。

光是这样想想,韩钦赫浑身的气血都在上涌。

姜念没办法了,想撂挑子不干,却早被赶鸭子上架。

银针在火上反复炙烤,待到掐起的那片薄红褪去,她稳着心神,终于刺下第一针。

殷红的血珠涌出,她顿时指尖发软,迟迟没有下一步。

还是男人将她一缕碎发拨到耳后,缓声提醒:“把血擦了,填朱砂。”

姜念照做了。

连绵不断的疼痛引他兴奋,韩钦赫陷入了一种叫她十分熟悉的情状。

他时常意味不明地扶上她脑后,说一句:“做得很好。”

除此之外,便是压抑克制的闷哼。

到后来姜念得压住他的大腿,才能叫他不要乱动乱颤,聚精会神给那个“念”字,刺上了最后一点。

银针脱手落入棉布中,她如打完一场恶仗,额间都是冷汗。

却还没完,用硝石擦拭簇新的伤口,她给人涂上松树汁,才能包扎起来。

至此,还得等上一个月才能揭开。

已近三更,姜念仿若虚脱。

男人却将她从矮凳上扯起来,丝毫不顾及压到伤口,抱着她就是急促地亲吻。

热烈如斯,也不知今夜他忍了多久。

胡乱推拒几下,还是与他滚到榻上,床下那支烛火似乎已经熄了,姜念禁不住地说:“你会后悔的,一定会的。”

韩钦赫却说:“就是后悔了,我也承担得起。”

他急切地寻求一份保障,就算她始终不肯点头,他也要留下一点东西。

吊诡的痛意褪去,他只觉得空前安逸。

姜念好像懂他,又好像完全不懂。

闹得精疲力尽终于肩并肩躺在一起,她还要说:“你连喜欢我什么都不知道,就要把我刺在身上。”

男人本昏昏欲睡,听见这句,顿时扫清了困意。

唇瓣张了又合,只说:“原先觉得太肉麻,既然你实在想听,说说也无妨。”

在安静无声的夜里,韩钦赫从她们的初遇讲起。

“我第一回注意你,你坐在宣平侯府的宴厅里,隔着一条宽阔的过道,逐个打量我这边的男人。”

“那样子一点都不讨喜,挑挑捡捡,像在商行里看货;可就算是看货,你的眼睛也没在我身上定一下。”

“你以为我那时折返是为了谁?却不想我运气这么好,半道上就遇上你。那时我就想,可不能叫你过去,把别人哄到手了。”

姜念说:“所以你还是不服气。”

“起初肯定是有的,”他也坦然承认,“后来越跟你相处,发觉你年纪不大,心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渡春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明珠不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珠不语并收藏渡春宵最新章节第293章 你不如同我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