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秧秧再次收到亲王爹的来信时,得知北寒在大云边境蠢蠢欲动,颇有要起兵之意。

她也明白哥哥终日奔波是为何。

信中提到北寒奸诈,和大云玩起了文字游戏,去年他们确实说了二公主和亲哪国都成,但没说二公主和亲西蛮他们北寒保证不发兵。

偏巧还是深秋。

云京的深秋,北境的寒冬。

冬日是北寒的舒适区,北寒人打小就在冰冷的天气中生存,即使是常年驻扎在北境的将士也是不能及的。

但是北寒怎么敢呢?

他们是忘了贺兰辞还在大云吗?

北寒不打算保贺兰辞之命?

许秧秧收好信赶到西街,正好看见质子府的下人排着队出府,周围站满了官兵。

她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

木芙也瞧见她,走过来道:“太子妃。”

“这是?”许秧秧好奇地往里探,“四哥怎么来这里了?”

“太子殿下的命令。”木芙话只说了一半,许秧秧就听到她四哥骂骂咧咧的声音,昂首阔步从里边出来。

“贺兰辞到底去了何处!”容惊春质问着质子府一众奴仆,然而无人可知。

他将大刀往那一放,众人噤若寒蝉,其中有人跪地道:“世子爷许,许是在红袖招。”

容惊春冷眼望过去。

“半月前世子爷就爱带着玉奴去红袖招,白日去,夜里归。”

半月前?

许秧秧蹙眉。

半月前贺兰辞去过离亲王府,给她娘送了礼。

“你怎知夜里归?”许秧秧上前去,兄妹两对视一眼,目光同时落到回话的丫鬟身上。

“奴婢睡眠浅,每日夜深时都能听到世子爷院子有动静,负责守夜的人肯定也知。”

有人跟着点了头。

容惊春留部分人继续守着质子府,带着另一队人去了青楼乐坊,以及平日里贺兰辞最喜欢去的地方。

一无所获。

容惊春也反应过来,拳头一握,道:“贺兰辞怕是悄悄逃回北寒了,若是快马加鞭,这会怕是已经到了。”

他忍不住咒骂一声,亲自去禀了太子。

贺兰辞潜逃,看来北寒是要动真格,比一战怕是避免不了。

“孤知道了。”司徒君面色凝重。

容惊春骂道:“北寒出尔反尔!”

许秧秧也在旁听,目光紧紧盯在司徒君身上,她上前一步道:“北寒出兵,你是不是要亲征?”

司徒君没有给她准确的答复。

许秧秧心里清楚,他肯定是要出征的,那么她也要去。

只一眼,司徒君似乎也清楚了她心中所想,将人拉到自己怀里抱了抱。

容惊春在一旁脸色铁青,他哼一声走了。

十一月中旬,北寒果真出兵和大云开战,司徒元鹤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开局成团宠,娘亲竟是穿越女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一世从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世从欢并收藏开局成团宠,娘亲竟是穿越女主最新章节第392章 雪月楼红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