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更加刺耳的声音从门外响起,连带着防盗门也发生轻微震颤。

元宵知道,那是电钻的声音。

她不确定门锁能抗住多久,但是她不能这么等下去。

元宵跑去厨房,从刀架上拿了一把尖头菜刀,拎着刀走回门口。她侧身站在门边,一手紧紧握着刀柄,因为握的太过用力,指尖泛青。

她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的手不要发抖。

门外,电钻的声音好像越来越大,而她只能等待。或者对方先进来,或者薛酒先回来。

这种等待的感觉会让人慢慢绝望,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直到“兹——”的一声,告诉旋转着的电钻头破坏了锁芯,出现在元宵眼前。

门外的人在用脚踹门,房门颤动的越来越厉害,仿佛下一刻就要被踹开。

就在这时,门外一声大叫响起:“站住,别动!”

那声音响起后,踹门声突然消失,随后门外传来了打斗声,似乎有谁狠狠的砸到了门上。

元宵心里忐忑,却又忍不住生出一些希望。

打斗声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就停了下来,然后元宵听到有人敲了三声房门,对她说:“是元宵小姐么?我们是小区保安,薛警官让我们过来的,你不用担心,人已经被我们抓到了。”

听完门外的人说完这段话,元宵全身好像脱力了一样,一手扶着墙,慢慢的蹲在了地上。

心里沉重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谢谢。”手上的刀被放到地上,她用颤抖的手抹了把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对门外的人说道。

“不用客气,我们在门外等着,薛警官一会儿就回来了。”

她知道这扇门根本没什么阻挡作用,但是门外的人这么说,她却觉得更安心。

不到五分钟,门外电梯的声音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朝她门口过来。随后薛酒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响起,“元宵,我回来了,把门打开吧。”

门锁原本就已经坏了,只剩下里面那道锁卡在那里。元宵只是轻轻一拧,门就开了。

薛酒站在门口,喘息声有些急促。对上那双带着担忧的眼睛,元宵眼眶一红。

哪怕是刚才,那个人用电钻钻门的时候,她都没哭出来,可是看到他的时候却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害怕。

“别怕,人已经被抓住了。”薛酒温声安慰她,强忍着才没有在同事面前把她抱住。

元宵也看到了他身后的警察,收拾了一下情绪才对他摇摇头,“没事,他们来的很及时。”

说着看向门外。

墙边站在两个中年男人,正在抽烟。他们身体健硕,穿着一身板正的制服,哪怕是抽烟的时候,腰板都挺得笔直,显然是经过了多年的训练形成的习惯。

而他们脚下则躺着个男人,脸色蜡黄干瘦,哪怕闭着眼睛都带着一股凶狠。地面上还有被扯坏的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