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板四十多岁,有些胖,啤酒肚很明显,相貌更是普通。他在棋牌室里一直穿着西装,手上还拎着一个黑色皮包。

据棋牌室老板说,他每次来皮包里都会装不少现金。

薛酒拷贝了一份视频,顺便交代了一下棋牌室老板,如果再见到王老板记得报警。

随后带着人回了市局。

他把视频交给老唐,老唐安排人查这个王老板的身份。

没用多久,就有消息传过来了。

这个王老板原名杨建军,芦城人,今年四十五岁,曾因组织卖淫而入狱,出狱后一直下落不明。

“果然是早就下好了套,等着人往里钻。”老唐阴沉着脸说道。

别说他们现在找不到杨建军,就算找到了,也拿他没办法。在找不到元宵之前,他们所查到的线索,都无法当做证据。

薛酒坐在老唐对面,低头看着手里杨建军的资料,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我现在有了一个怀疑的对象。”

“谁?”老唐眼睛一眯。

“宋远山。”

“他?”

经过薛酒的提醒,老唐才意识到他陷入了一个误区,最开始她以为元宵是被人绑架,之后又查到了元宵的行踪,认为她是主动离开的秦川。

刨除这些专门给他们警察设下的障碍,一条很清晰的线索就浮现出来了。

元宵确实是被人绑走的,但是绑架她的人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将方方面面都计划的非常周全。

也就是说,这个人知道元宵要做什么,她会去哪儿,所以才有人能够“恰到好处”地等在路口,让元宵坐上他的车。

而元宵之所以会去律师事务所,完全是因为宋远山在华欣的葬礼上对她说的一番话。

甚至就连薛酒母亲的出现,也可能是设计好的,只为了让元宵的“自杀”更有说服力一些。

宋远山,会是那个神秘的合作者么?

如果他是,华欣不应该不知道他的身份,两个人结婚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华欣最后会死,她的死真的和宋远山完全无关么?

这里面始终有很多的疑问无法解释。

薛酒缓缓开口,“元宵曾经跟我说,华欣一定没想到,她靠着三次结婚获得的遗产,有一天会以同样的方式落在别人手里。”说完,他抬头看向老唐,“无论是他之前的表现还是他对我们的说辞,都在表现着他不在乎这笔钱,但是,真的不在乎么?”

薛酒却提出的这个问题,是老唐之前想过,却没有深入思考的。

现在想来,宋远山之前的说辞,无私过了头。他不知道华欣留下多少遗产,但她无疑非常非常的有钱。

薛酒道:“华欣的遗产,绝对不会低于十亿,光是她从林家那边分得的财产就难以估量,其中还有一部分不能变现的古董。那是很大一笔钱。”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