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唐神色微动,“遗产?”

宋远山点头,“是的,元宵毕竟是我妻子的女儿,不管法律上承不承认,我觉得她都有权利继承我妻子的遗产。”

“那她同意了么?”老唐可是早就知道,元宵拒绝了遗产继承的这件事。

他倒是没想到,宋远山竟然会和元宵说这个,把到手的钱分出去一半,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她没有同意,但她答应我考虑一下,所以我把我妻子律师的名片给了她,以便她随时可以去咨询。”宋远山十分配合地答道。

“方便把那位律师的信息告诉我们么?”

“当然,你稍等一下。”宋远山起身去了书房,翻找了一会儿拿了一张名片回来,递给老唐。

老唐低头看了眼,把名片装进了兜里。

“除了这些,你们还聊了其他话题么?”

“还有……”宋远山迟疑着,看了眼老唐一旁一直面无表情的薛酒,“还有一些关于她最近的遭遇。”

“宋先生知道些什么,可以直说。”薛酒这时候突然说话了,他看向宋远山,之前也并没有忽略过这人几次看过来的古怪的眼神。

宋远山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我知道元宵在和薛警官谈恋爱,这事儿还是她妈妈活着的时候告诉我的,当时她觉得你们两人并不适合。”

薛酒没有打断他,听他继续说。

“我其实觉得挺好的,毕竟薛警官一表人才,元宵也是个好孩子。直到前阵子,我发现有人在刻意针对元宵的店,本来我想要帮她一把,结果有人告诉我,这是薛夫人吩咐下来的。那孩子的心血几乎都在店里,就这么轻易的叫人给搅合黄了。”

宋远山脸上带着些无奈,“这也是我劝她继承她母亲遗产的原因之一,不管怎么样,她有钱了,怎么都不会被人逼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这话说的,哪怕是个外人听着也觉得薛酒的母亲做事未免太过分了。

不过,那毕竟是薛酒的母亲,老唐适时打断,问:“还有别的么?”

宋远山摇头,“没有了,我们俩其实也不熟,只说了这些就分开了。”

“那元宵离开的时候,情绪怎么样?”

宋远山想了想,“应该还可以吧,那孩子挺坚强的。”

“那好,就到这吧。”老唐看了眼薛酒,两人站起身。“如果有需要的话,希望宋先生能够配合。”

“一定一定。”宋远山连连点头,随即有些迟疑地问,“能告诉我元宵到底出什么事了么?”

“她失踪了。”

“什么!”宋远山一脸震惊,“她,她能去哪儿啊?”

老唐和薛酒其实一直盯着他看,从他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伪装的痕迹。

“你放心,我们会找到她的。”老唐没再说什么,和薛酒一起离开了宋远山的别墅。

警车开动的时候,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