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老唐在刚到警局,就见薛酒双眼通红地站在他办公室外面。

看他这副模样,老唐不禁吓了一跳。

“你小子怎么了?昨天不是让你回去休息么?”

“元宵不见了,她的电话打不通,也一直没有回家。”

“什么!”老唐一惊,转而又道:“她平时不都是在店里么,她店里的人你问过了么?”

薛酒闭了闭眼,“她店铺那边出了问题,这几天一直没营业。”说着说着,薛酒的声音低了下去,“她什么都没告诉我……”

“什么问题?”老唐只是下意识地问了一下,再看薛酒脸色难看的样子,心里隐约有了些猜测。

元宵和薛酒的关系在这儿,一般人去找麻烦的,只要说一声就很容易解决,至于社会上的人,那就更简单了,找警察就行了。

元宵不告诉薛酒,显然这事儿是跟他有关的。

想想他的家世,老唐也差不多能猜到元宵那边的问题是谁弄出来的了。

“行了,先不说这个,你觉得谁会对元宵不利?”

老唐并没有跟薛酒说,有没有可能因为他家里人做的事,所以元宵才负气出走这样的话。

他又不是没见过那姑娘,她不会做出这种没有轻重的事,况且就算薛酒家里人再有错,她也该和薛酒谈,范不着一句话不说就走了。

“齐振邦。”薛酒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人。

老唐点了下头,又问:“还有别人么?”

薛酒毕竟是警察,在面对老唐的时候,理智也慢慢回炉,他思索了一下,才说道:“应该还有一个人,但是我至今也不知道是谁。”

“说来听听。”老唐顿时来了精神。

元宵虽然和他们的案子其实没有太多关系,但她的身份和涉案人员是有牵扯的,说不定有一些他们没有想到的关系在其中。

“你还记得元宵手上的那个笔记本吧,她拿到笔记本之后,就一直遭遇危险,有一次被下了药,又开了煤气,要不是我过去,她可能就死了。”

老唐点头,“你跟我说过。”

“在那之后,嫌疑人人一个自杀,一个被抓了,我审问过嫌疑人,他说是有人指使,但是指使的人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在那之后不久,元宵又险些遭遇了车祸,还有人去撬她家的门,这两个人我也抓到了,并且顺藤摸瓜的查出了这些人跟华欣的关系。我一直觉得,她先后遭遇危险的事,分别是两个人指使的。”

虽然在他抓到刘方之后,针对元宵的一切都停了下来,她也没有再遭遇过什么危险,但薛酒对此一直十分关注。

老唐想了想,赞同地点头,“前者谨慎,手段也狠辣,后者么……倒是有点事情没办妥,所以故意送个人上门顶罪的意思。”

“是的,那会儿我在元宵老家,查到了她老家一直保管那个笔记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