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局长沉默了很久,才说道:“如果我同意了,你们却没能找到证据,我们两个就要一起提前退休了。”

齐振邦的地位毕竟不比寻常人,哪怕老唐很有把握,真查起来的时候,也是得处处小心。

针对一名著名企业家,查出来了是功劳,查不出来总有人有为此负责。

看着老上司,老唐脸始终绷着,“局长,我有信心一定能找到线索。”

“你也这么认为?”副局长看向薛酒。

薛酒沉吟了一下,对他道:“这是最好的机会,如果单凭那些女人被拐的身份,我们可能无法将他定罪,他的律师团有的是办法让他逃脱制裁,要对付他,只能找到一个致命的证据将他钉死。我们必须找到,他也是那个拐卖人口组织一环的证据。”

“成,都查到这个份上了,怎么也不能让他从我们眼皮底下逃了。”副局长拍了下大腿,站起来,“我会跟上面申请的。”

有了副局长这句话,老唐和薛酒的心也都是一松。

副局长毕竟也是干了多少年刑侦的,办事从来雷厉风行,他上午才答应下来,下午上头就给批了。

他们要监控的,自然不止是齐振邦一个人的通信信息,包括他的管家和他的两个儿子都在监控列表里。

这样大费周章,需要耗费的人力也不小。

薛酒和老唐他们在市局里忙的不知白天黑夜,才总算把事情给安排妥当,他们也能觑个空回家休息一下。

薛酒连着出差,又在市局忙活了一天,虽然在警局宿舍里也睡了一觉,但总是不踏实。

老唐见他没什么精神,也没让他继续去睡宿舍,而是把他打发回家休息去了。

薛酒到家的时候是第二天的晚上七点多,他知道这个点是元宵店里忙的时候,也就没打电话给她。

他先去洗了个澡,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忍不住倦意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十点了,屋里一片漆黑。

按了按睡得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薛酒从床上坐起来。

平常的这个时候,元宵应该已经回家了。只要她在家里,还不到睡觉的时间,客厅里的灯一向是亮着的。

薛酒下床开灯,走出卧室,现在客厅里找了一圈,没有人。然后朝着元宵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收拾的整整齐齐,房间的主人显然并没有回来过。

这个时间……是店里出什么事了么?

薛酒忍住心里那股担忧,开始拨元宵的电话。

但是电话那头却只有机械的女声回应,“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听着一遍又一遍的机械音,薛酒再也按捺不住,他穿上外套,拿着车钥匙就冲出了家门。

去元宵店里的路上,薛酒一直强迫自己不要多想,元宵可能只是手机没有电了。

也可能她现在正在回家的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