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刚想开口,就被宋远山抬手制止,“我已经听说了,你拒绝了继承她的遗产。”

“那是她的钱,和我没有关系。”

她知道,那是很多很多的钱,足够她一辈子什么都不做,就能够过上人人羡慕的生活。

她不用继续为生活奔波,不用奋斗,只需要看着钱生钱就够了。

她不曾因为拒绝那么一大笔钱而后悔,直到……薛酒的母亲找来。

宋远山笑着摇头,“在遭遇了这么多不公平的打压之后,你还这么觉得么?或者说,如果有一天,你和你的男朋友没有坚守住你们的爱情,你被狼狈的逐出局,你会不会后悔没有把握住那个翻身的机会?”

元宵咬着牙,没有回答他。

如果最后,会是宋远山说的那个结局,她一定会很后悔,并且恨。

她相信薛酒,可她无法相信薛酒的家人,也不相信人性。

“元宵。”宋远山的声音放缓,“我找人打听过了,你姐姐一定会被判死刑,你将是这个世上你母亲唯一的孩子了,她生前或许对你很不好,但她一定不会希望,在她死后,你依旧过得不好。”

元宵因为他的话,眼中涌上一股热意。

宋远山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元宵。

她接过名片,低头去看。那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名片,上面有地址和电话。

“关于你母亲的遗产情况,你可以去询问她的律师,我已经和他打过招呼了。无论你想不想继承这份遗产,我都建议你去一趟。”

最后宋远山拍了拍她的肩膀,离开了墓地。

元宵并没有立刻就离开,她看着华欣的墓碑,脑子里想着宋远山的话。

她承认,她动摇了。

薛酒的母亲一定不知道,她的一句话就能把人逼得走投无路。

不、不,她是知道的,她当然知道,不然她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人陷入绝境的时候,不会考虑自尊和荣辱,那个时候,只要有一根绳子能拉他们上去,他们不会在意绳子上是不是有倒刺。

元宵不确定,她要不要去握住那根带着倒刺的绳子。

或许她还远远不到绝境那个地步,但是在她和薛酒的未来,她看不到希望。

从墓地回来,她没有再去店里。那边已经没有了开门的必要,品尝美食是一件挺美好的事,她也不希望来体会这份美好的客人因为她而被屡屡打扰。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店铺原本就是薛酒的,她关门至少不会真的亏到血本无归。

她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薛酒的电话。

他并没有什么事,只是在办案的空闲时间,忍不住想要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在做什么而已。

这种习惯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就被养成了,以前觉得很麻烦的事,现在做起来那么理所当然。

以前薛酒也不明白,为什么局里结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