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远山啊……”华欣死后,元宵再没遇到过他,突然听薛酒提起,倒是有点恍然。

“她一定没想到,她靠着三次结婚获得的遗产,有一天会以同样的方式落在别人手里。”元宵觉得这个结局有些可笑,也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报应。

薛酒看着一脸漠然的元宵,握住她的手,轻轻捏了捏。

元宵看向他,脸上不由露出微笑。因为薛酒,过往的那些不堪和痛苦,终于无法再伤害她了。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秦川的这个冬天尤其的冷,元旦的前一天,天上飘起了雪。

从她离开北方的城市后,已经很多个冬天没有见到雪了。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要过去了。

这天下午,她在店里休息,电话突然响了。

是个陌生的号码,响了一阵,元宵才接了起来。

“元宵,打扰你了。”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有些熟悉,元宵思索了一下才想起是谁,“唐警官找我有事么?”

“是这样的,华欣被杀的案子已经侦查结束,案子已经被移交检察院。”

元宵默默地听着。

“嫌疑人提出想要见你,当然,这只是她的诉求,你可以拒绝。”

隔了一会儿,元宵才对老唐说:“没关系,我也想见见她。”

元宵心里清楚,案子被移交检察院之后,几个月之后任玥就会被判死刑。

这世上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人,一个一个的死去,任玥是最后一个,她总要去送她一路。

“我现在过去方便么?”

“可以,我在警局等你。”老唐回道。

元宵稍微收拾了一下,就打车去了市局。

老唐在市局门口等她,见她来了之后,带着她上了一辆警车。

上了车后,老唐给她解释道:“任玥已经被带去看守所关押了,我这次叫你来,其实还有些事想要你帮忙。”

“什么事?”

老唐想要拿烟,不过介于车里有女士,他拿烟的动作又停了下来,舔了下有些干涩的唇,对元宵说:“在任玥被羁押的这段时间里,局里请了一位心理专家去看她,最后得出结论,她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她的情况,很可能是有人给她进行了洗脑,并进行了一些心理暗示导致的。”

“是么。”元宵的睫毛微垂,脸上看不出情绪,表情也很淡漠。

可能任玥走到今天,有各种各样的迫不得己,但就算没有被洗脑,任玥于她而言,也不是一个好姐姐。

老唐看了元宵一眼,接着说:“那位专家给她进行了一些心理治疗,不过时间太短,效果有限。我们希望你见到她后,尽量引导她,最好能询问一些关于你母亲华欣,和齐振邦有关的内容。”

“好,我尽力。”元宵答应的很爽快。

元宵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过任玥了,可能谁也没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