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儿子在旁求情,薛宸也没逃过洗碗的命运。并且由于薛酒的多嘴,导致爷俩一块被发配进厨房。

看儿子动作麻利地洗碗擦干摆好,薛宸摸摸下巴,“儿子,业务很熟练嘛。”

“咳,习惯了。”薛酒被他爸调侃的有点尴尬。

薛宸摇头,还是未来儿媳教的好啊,这二十来年他妈还是第一次成功指使他来洗个碗。

“对了,爸,你说你知道齐振邦的前妻?你认识她?”

“我哪儿认识她去,这事儿以前听人说过,印象深刻。”

见儿子眼巴巴看着自己,薛宸也不吊胃口,说道:“你可能不知道,齐振邦这个所谓的亡妻,其实是他的第二任妻子。”

薛酒眉头一挑,他之前可从来没听人说过这个。

不过算一下齐振邦的年纪,还有任玲的年纪,两人年纪相差确实不小。

“这么说,任玲并不是和他一起白手起家的?”

“当然不是,和齐振邦一起白手起家的,是他第一任妻子,但是这个人的存在后来几乎没人知道,甚至所有人都把她和任玲混淆在一起了。”

“那他的第一任妻子哪去了?”薛酒追问。

“听我那个朋友说,是被送人了。”

“啊?”薛酒一时没听明白他爸的意思,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提高了声音,“送人了?”

“你听说过吧,齐振邦起家的时候,投资商撤资的事儿。”

薛酒点头,这个版本众所周知。齐振邦靠着这个起家的故事,还一度成为励志榜样。

“你以为那个港城大亨为什么帮他,乐善好施还是看他顺眼?”薛宸语气略带不屑。

因为只当做传言来听,所以没人追究过这里面的细节。听他爸提起,薛酒才往深了想。

是啊,当时的齐振邦还是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那位港城大亨为什么帮他?

“所以他当年是把自己妻子送给了那个港城大亨,换来的帮助?爸,您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薛宸也没瞒着他,说道:“这跟他第二次栽跟头有关,二十多年前他后台倒了,公司被查,他就又搭上了一家。

恰好那家里有个嗜好特殊的,所以他又送了个老婆出去,成功度过了难关。我那个朋友恰好跟那家人认识,从他们家那边听来的,那边的人都说,齐振邦特别擅长‘夫人外交’。”

当时跟朋友聊天,是因为他也是秦川的,所以他朋友当笑话给他讲的这件事,还问他认不认识齐振邦。

薛宸那会儿还年轻,觉得特别的不可思议,同时也对这件事记忆犹新。

“那您后来没再打听么?”

“当然打听了。”说起这个,薛宸也是很无语,“我专门求了我朋友帮忙,让他有机会找人接触一下齐振邦的前妻,想着她要是被迫的,还能顺手帮她一把。”

“然后?”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