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可说的。”

林静月嗤笑一声,“我们俩之间能说的东西可多着呢,元宵,你不会希望我在你的店员面前说这些吧。”

元宵并不想搭理林静月,但看她的样子恐怕不会轻易离开。

她也不希望闹的难看被别人看见,只好转身上了二楼,林静月也跟着走了上去。

二楼并没有装修,暂时是用来休息的,窗边摆着藤编的桌椅,元宵姿态悠闲地坐到了椅子上。

林静月坐到了她对面。

“有什么话就说吧。”

“你是华欣的女儿?”林静月上来就是这么一句。

元宵微愣,反问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只要回答是还是不是。”林静月语气强硬道。

元宵倒是笑了,她看着林静月,语带嘲讽,“你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回答你?”

林静月眼睛微微眯起,“你是不敢说吧。”

事实上,她已经从其他渠道确认了华欣和元宵的关系,今天来不过是确认一下而已。

她可真是没想到,华欣那样的女人,竟然是元宵的生母,她们母女俩可真是半点都不像。

没等元宵开口,她就继续道,“你和薛酒在一起,他妈妈知道么?”

见元宵不语,林静月冷笑,“要是让他妈妈知道,他的女朋友是华欣的女儿,我恐怕你这辈子都别想进薛家的大门。”

元宵看着脸上带着得意笑容的林静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慢吞吞地开口,“我听说,她嫁的第三个男人姓林,是你的什么人?你爸爸?”

林静月眼神一冷。

“家产被她分走了不少吧?是不是气的要死,还没有办法?”

说完之后,元宵就笑了,林静月的表情证明了她的猜测是正确的。

而她也没有猜错,她妈一贯的手段。

显然,林静月会冲过来找她,并不只是因为自己是薛酒的女朋友,而是因为华欣,两者加起来,足够她对自己恨之入骨了。

她大概还不知道华欣已经死了,不然可能已经跑去庆祝,而不是来这里找茬。

“拿她没办法,所以来我这里找存在感?林小姐,以后出门麻烦带着脑子。”

“元宵!”林静月被元宵的态度和语气气得不行,她猛地站了起来,“你大概还不知道华欣的名声有多臭吧,以为攀上了她就有好日子过了么,我告诉你……”

她伸手指着元宵,但是话没说完,手指就被“啪”的一下拍到一旁。

元宵常年在厨房干活,力气比一般的女人要大得多,她这一巴掌拍过去,声音不小,林静月的手也红了一片。

“我不需要你告诉我什么,我劝你现在回去照照镜子,好好看看什么叫嫉妒让自己面目全非。”

林静月非常生气,但她不允许自己像个泼妇一样跟元宵动手或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