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那么多了,她们都没有机会再伤害你了。”薛酒低声安抚她。

薛酒的话并没有完全让元宵放下,她扭头问他,“你是不是还查到了别的什么,没有告诉我?”

她能够发现,薛酒在提及她母亲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流露出一种嫌恶。哪怕是在提及任玥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

薛酒被她问的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顿了顿,才说道:“我们从华欣生前的笔记本电脑里,找到了类似于你父亲留下的账册,具体内容还在破译,我们的人也已经在比对她和你的那个笔记本上的字迹。”

元宵的脸色突然变了,她差点站了起来,“你是说,我妈当年很可能也参与了……买卖人口?”

薛酒看着她,点了点头。

“那我爸呢,他留下那个笔记本是为了什么?为了……当把柄么?”

这个问题,薛酒无法解答。

他能够理解,当初元东没有把自己的妻子供出去的原因,却没办法弄明白,他为什么还留了那么一个后手。

甚至在多年之后,把这个后手交到自己女儿手上。

是什么刺激了他?

“你去监狱探望你父亲的时候,和他聊过一些什么,你还记得么?”

“记得。”元宵点头,努力回忆当时的场面。

她第一次去探监的时候,他们很久没见了,她几乎已经认不出那个苍老的男人了,但他还认得她。

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笑了,也只有那个笑容,让她依稀记起父亲的面孔。

他问她,“这些年过得好么?”

好么?

那时候她好像是说了,“我过的挺好。”

然后他又问了,“你妈妈她怎么样了?”

元宵记得,她当时神色很冷漠的告诉他,“她带着我姐走了,我们有十年没见过面了。”

然后是一段很长的沉默,之后,她爸没有再提及她妈和她姐的事,两个人开始聊这些年的生活。

再然后,聊到了她爸的老家,还有她爸反复提及的五爷爷。

因为提起的太过频繁,她才生出了等她爸出狱,带他回去看看的想法,也才有之后拿到了骨灰,把她爸葬回老家的举动。

元宵抓住了回忆中的重点,“他问我我妈哪去的时候,我告诉她,十年前她带着我姐离开了。”她看向薛酒,“是因为我妈抛弃了我,所以他才让我回老家,去拿那个笔记本么?”

元宵刚说完就不住摇头,“不对啊,我妈没有带走我,可她带走了我姐,我爸没道理这么做。”

人都是有偏向性的,她和她姐都是她爸的女儿,再加上一个她妈,二比一,会选谁这是一目了然的。

单凭她的一句话,她爸就打算把她妈的把柄交给她?怎么想都觉得,这里面应该还有其他东西是她不知道的。

“别想了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