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振邦的出现,为婚礼增加了不少谈资,也有人试图从华欣口中打听出一些消息来,不过都被她轻描淡写的挡了回去。

与人寒暄了一圈之后,宋远山叫来了元宵,对她说:“元宵,陪着你妈妈上楼换一套衣服,再吃点东西,你妈妈她胃不好。”

本来已经打算离开的元宵只能应下。

华欣没有拒绝,但也没跟元宵说什么,她一个人走在前面,元宵则跟在她身后。

走上二楼后,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华欣的卧室,华欣将首饰摘下来后,也没搭理元宵,径自去了隔壁的衣帽间。

元宵坐在屋子里等待,过了大概十几分钟,也不见华欣出来,又等了几分钟,她突然听到一声短促的女人的叫声,声音不大,但是很近,好像就在隔壁。

她赶忙站起身,快步朝着隔壁房间走去。

衣帽间的门是虚掩着的,里面空间很大,摆着一排排的衣服,鞋子,还有各种各样的包和配饰。

绕过两排鞋柜,她往最里面走去,那里面有一面镜子,华欣就软软的倒在镜子前,她身上依旧穿着白色婚纱,显然这段时间她并没有换衣服。

元宵没有想太多,赶忙上前去查看华欣的情况。然而她刚刚俯身,突然感觉有些不对,下意识地抬头,发现正面对的镜子里,她的身后多出来一个人影。

还没等她看清楚那个人的长相,只觉得后颈一痛,瞬间失去了意识。

元宵是被一声尖叫声惊醒的,她的意识还不算清醒,但是能感觉到手上有什么东西滑落,掉在了地上,发出了咣当一声响。

等她看清楚屋子里的情况时,已经有人冲了进来。

她看到穿衣镜前,华欣躺在血泊里,她的婚纱被染成了红色,地上散落着一些文件,有些纸张上面也沾染了血迹。

还有就是,她的身上,手上也沾了血。

宋远山悲痛仇恨的目光,和其他人惊愕恐惧的眼神,都在昭示着,他们认为她就是杀害她妈的凶手。

一直到她被人带着手铐,带进警局,她依旧没有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在审讯室里坐了没多久,门就打开了,进来两名警察,一名年轻的,一名年老的,年老的那个一脸严肃,头发花白,看人的目光好像能把人穿透一样,很有震慑力。

元宵看着那个警察,嘴角动了动,她见过这个人的照片,还知道他叫老唐。

是市局刑警队的队长,跟薛酒关系很好,亦师亦友。

不过,对方应该并不知道她。

“元宵,交代一下你的犯罪经过吧。”老唐坐下之后,开口说道。

“我没有犯罪,也没有杀人,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晕倒在镜子前,然后我被人打晕,等我醒过来就变成这样了。”

老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说话,“元宵,我希望你能明白,现在一切证据都显示是你杀死了华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