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是知道朱师傅做一套衣服要多少钱的,一个月能订一件,算是大手笔了。但她更在意的是朱师傅说的华女士的女儿,如果他见过任玥,再见自己的时候应该会有点反应才对,怎么会这么平淡?

于是忍不住问他,“华女士带她女儿一起来做衣服么?”

“这倒没有。”说起这个,朱师傅微微摇头,“一般都是华女士自己过来,她女儿的衣服尺寸是她量好了带给我的,说是不方便亲自来。”

作为一个裁缝,他并不太喜欢不能亲自前来的客人,这意味着做出来的衣服可能并不是那么妥帖,说出去要砸了自己招牌。不过这是客人的意愿,他也不能违背。

“这样多久了啊?”鬼使神差的,元宵问了这么一句。

“有两年了吧。”朱师傅想了一下回答。

两年啊,听说她姐死了也有两年。

每个月去为她做一套衣服,是为了什么?纪念么?为什么是这种纪念方式?

元宵感觉脑子有些乱,她下意识的觉得,可能有哪里不对,却想不出个所以然。

她妈的身上,好像到处都是谜团,让人摸不透猜不着。

直到几天后,元宵拿着请帖,走进东山路的别墅,在别墅二楼的主卧里,看到穿着婚纱的华欣时,脑子里闪过的,依旧是这个念头。

本以为这场婚礼会很热闹,出乎意料的,他们请的人并不多。元宵进来的时候,看见宋远山在楼下招呼客人,他本来就很胖,穿着白色西装更显得臃肿。

但是脸上的笑却是实打实的,让人能感觉到他发自内心的欢喜。

他看到元宵的时候显得很高兴,亲自把她送上二楼,在楼梯口略带恳求的对她说,她母亲最近心情不好,希望她能开导一下对方。

元宵觉得她可能没这个能耐,而且她和华欣的谈话内容注定不会是宋远山希望的那样。

不过,她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没有必要在这么高兴的时候,说让人不高兴的话,一切都等婚礼结束再说好了。

沿着有些安静的走廊走到主卧门口,门轻轻一推就开了。华欣穿着婚纱背对着她坐在梳妆台前给自己化妆,透过镜子,元宵能够看到她淡漠的眼神,和平静的面孔。

和刚才看到的,喜气洋洋的宋远山相比,她并没有即将结婚的兴奋。

“来了。”从镜子里看到推门进来的元宵,华欣的目光从镜子上移开,转过身看向元宵。

“嗯,恭喜。”元宵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不怎么真心的微笑。

“先坐,我把妆画完。”

元宵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华欣给自己描眉。

“怎么不让化妆师来?”她问。

华欣手上动作没停,语气淡淡道:“化妆师画出的妆,是取悦男人的,我画的妆,只取悦我自己。”

元宵觉得她的想法有点偏激,不过她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