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酒吃面的时候,元宵把炖好的猪蹄盛到汤碗里,汤上还飘着几枚红枣,用汤匙往碗底捞,捞出滚刀切块的山药,山药的口感十分软糯,几乎入口即化。

她盛了一碗山药猪蹄汤坐在餐桌边慢慢喝,因为已经吃过晚饭,所以只吃了一块肉,喝了半碗汤就吃不下去了。

倒是薛酒,吃完了一碗面,又把她剩下那半碗给吃完了。

垫了肚子,薛酒吃东西的速度也慢了下来。也有心情开始跟元宵抱怨,自己刚才吃到了辣椒籽,并真诚建议她以后不要买带辣味的干辣椒了。

元宵的表情一言难尽,看来自己当初那盘魔鬼辣的豆腐给了薛酒一个终身难忘的深刻记忆。

而这个好面子的男人硬是吃了半盘下去。也是难为他,这都产生心理阴影了。

闲聊了几句,元宵突然想起了今天上午的那通电话。

她稍微犹豫了一下,对薛酒说,“我今天接到了我妈的电话。”

薛酒吃东西的动作一滞,抬起头看她。

“她想约我见面,我暂时没有答应。”

只是暂时的,因为元宵迟早是要和她见面的,这么多年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在电话里能说清楚的。

最重要的是,她想要弄清楚,时隔多年的寻找,究竟有什么目的。

薛酒放下筷子,也没了吃东西的心情,他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才慢慢道:“今天在宴会上我见到了一个人,她叫华欣,和你母亲长得很像。”

元宵脸上露出一抹讶异之色,听着薛酒往下说。

“我听到的消息是,华欣嫁过三次,她的第三任丈夫前阵子刚刚过世。”

至于华欣是林静月继母的身份,薛酒没有提及。

薛酒既然会这么说,就意味着他基本上能够确认,那个叫华欣的女人就是她母亲。

又听他说那个女人嫁过三次,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还记得,在去监狱探视她爸的时候,她爸还问她,她妈和她姐怎么样了。

那时候元宵只是说,她们不住在一起,平时不来往,所以并不清楚。

她爸当时很沉默,大概是感觉到了什么。

但是他可能永远都想不到,自己的妻子早就抛弃了小女儿,嫁给了别的男人,还连续嫁了三次。

“你说……她现在找我,是为了什么?”元宵有些迷茫,似乎想要从薛酒这里得到一个答案。

“等见了面就知道了,到时候我找人跟着你。”薛酒捏捏她的手,安慰道。

跟元宵不同,他心里更多思考的却是,华欣和隐藏在暗处,对元宵下手的人究竟有没有关系,亦或者她就是那个人?

他从不吝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一个人,而当年的容华,现在的华欣确实嫌疑非常大。

毕竟一个女人如果只是想嫁给有钱的男人,并不一定需要抛弃原来的身份,甚至做出死亡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