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酒的记忆力很好,当警察,认人的本领和抓罪犯的本领一样重要。

所以,他在看到这个女人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并不是她的优雅美丽,而是……他见过这张脸,就在不久之前。

发现儿子一直在盯着对方看,薛夫人眉头挑了起来。不过碍于旁边还有林家兄妹,并没有开口询问。

林静月毕竟还年轻,情绪变化轻易表现在脸上,随着林夫人的走近,她的表情也越来越僵硬。

林夫人走到几人跟前,目光却丝毫没有落在林氏兄妹身上,而是对着薛夫人笑着打招呼,“薛太太,好久不见。”

薛夫人矜持地颔首,淡淡地叫了声,“林太太。”

林夫人嘴角弯弯,“老林死了,他的儿女可不承认我是什么林太太,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薛夫人没有对此发表意见,却从善如流地改口,“华女士。”

林夫人的话别人听了或许只是一笑置之,毕竟林家的热闹大家也看了很长时间,但林静月却并不愿意自己和哥哥被人看了笑话。

她哥继承了林氏,将来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华欣这个女人的话,无疑会把她和她哥推到一个尴尬的位置。

哪怕是继母,哪怕她嫁了几次,哪怕他们都觉得这个女人嫁给她爸不过是为了钱,可华欣仍旧是她爸明媒正娶过的女人。

别人才不管华欣做了什么,他们只会同情弱者,而得到了林氏的她和哥哥,就是欺负弱者的人。

林静月挽着她哥的手紧紧攥住,深吸了口气,才微微扬起下巴,对林夫人道:“华女士站在法庭上,分走我爸爸一半遗产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林夫人这才看向林静月,脸上笑容不变,就像是长辈在看一个不懂事的晚辈一样。

她声音和缓,“法院的判决来自于你爸爸的遗嘱,我并不是你们的亲生母亲……”说到这里,她目光扫过一旁林静月的哥哥,继续道:“但我自认为没有对不起你们和老林,你们在你父亲过世后想要推翻他的遗嘱,把我赶出林家的行为让我觉得很震惊。”

说完,她似乎不愿意再跟林静月争吵这些事,朝薛夫人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场面变得有些尴尬。

因为林夫人一席话,原本对林家的事并不上心的旁观者,心里也稍微有些偏向。

林静月咬紧牙关,死死盯着去另一边与人攀谈的林夫人。

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哪怕她心知肚明这女人的话里有多少水分,此时也不可能挨个人去解释。

薛夫人冷眼看着林家兄妹,在心底暗暗摇头,虽然能够理解林静月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才当众挑开林家的家务事。

但是她的手段还是差了华欣一截,不管真假,华欣几句话就扭转了局面可是真的。

而林静月这个哥哥,从头到尾连句维护的话都没有,一味的让妹妹顶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