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渠县并不大 唯一的门面就是街里的大广场 往来的客车和载回城客的出租车都停在这里。

下了车元宵四下打量了一圈 附近有家小酒楼 门面有些旧 酒楼的二楼挂着住宿的牌子。

虽然她爸的老家在这里 但她还是第一次来东渠县 对这里完全不熟 不过能够开在街面上的旅馆应该还算靠谱。

想到这里 她直接拎着箱子朝街角的酒楼走去。

酒楼确实不大 元宵进去的时候 酒楼里空荡荡的 只有老板坐在柜台后拿着扇子扇风 服务员趴在桌子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睡觉。

见元宵进来说要住宿 没等老板发话 服务员就带着她去二楼看房间了。

楼上客房比起一般的旅店都算是简陋 只有一张床 一个卫生间 卫生间还不能洗澡。不过好在被褥什么的看着很干净 而且服务生告诉她 楼下隔壁就是浴池 勉强打消了元宵另外寻找一个旅店的想法。

收拾好了东西 元宵就出门了 在街头的水果店里买了几样水果 又拎了一箱奶 打算去拜访她爸的五伯 她五爷爷元苍。

不到十分钟 她就找到了此行的目的地。蓝色的大门是半敞的 上面的漆斑斑驳驳 大门两侧贴着两幅对子也已经褪了色 院子里还有鸭子嘎嘎叫的声音。

元宵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 才推开大门朝屋子走去。

刚走进院里 被栓在最里面的一条大狗就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她赶忙停住脚步。

这时候屋子的门从里面被推开

∵本书作者夜凰提醒您《酒酿元宵》最新章节在文▸错全网首发无弹窗免费阅读wencuo.com∵(请来文▸错▸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

一个穿着汗衫的老头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见元宵后一愣 “丫头 你找谁啊?”

“请问您是元苍元先生么?”元宵问道。

“对 我就是元苍 找我干什么?”

“五爷爷好 我是元东的女儿元宵。”元宵站在院子里给老头鞠了一躬。

老头眼睛一瞪 “呦 你是小东子家的丫头?算算时间 小东子是不是出狱啦?”

元宵抿了抿唇 低声道:“我爸他死了。”

“怎么会呢……唉……”老头听到元东死了 顿时一愣 隔了好久才叹了口气 喃喃的低声说着 “怎么就死了呢?”

老爷子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 其实这个问题元宵也很想知道。明明看着还很健康人 怎么就突然死了呢?

“五爷爷 我爸生前的时候跟我说元家的祖坟在这里 我把他的骨灰带回来了 想要把他葬在这边 不知道行不行?”

之前几次她去探监的时候 她爸总是跟她聊起老家的人 尤其是五爷爷。还说当年要不是五爷爷 他早就饿死了。

后来进了监狱 也只有五爷爷来探望过他 可惜后来老人年纪大腿脚不好 这才再没去过。

于是元宵要了五爷爷家的地址 想着什么时候过来一趟看看老人家。她爸那时候还说到时候跟她一起回来 可最后回来的只有一坛骨灰。

“行 咋不行呢 一会儿我去张罗人 明儿个就让小东子入土。”说着 老人用手背抹了抹眼角的眼泪。

哪怕是第一次见面的亲人 但体内流着同样的血 就有一种无法割舍的牵绊。

元宵和老人坐在炕上一聊就是一上午 讲她爸爸小时候有多淘气 讲她爷爷奶奶去了之后 她爸的日子过得多苦。

“东子可惜了……造孽啊……”老人最后是以这句话结尾的。

元宵不知道五爷爷这句造孽究竟是在慨叹什么 可老人眼里的伤痛却是实实在在的。

等元宵走了 老爷子在屋里呆呆地坐了好一会儿 突然插上了房门 走到他住的屋里 把搁在角落里的箱子打开 他伸手在里面摸索了半天 从最底下找到了个用布包裹起来的东西。

把那东西拿出来 把上面的布一层层的解开 露出了一个包着皮的 一指厚的笔记本。

老爷子翻开笔记本 上面的字都是用钢笔写的 时间太久了 已经褪成了浅浅的蓝色。

他至今也不知道上面写的究竟是什么 只知道 这是东子进了监狱后 他突然收到的的包裹。包裹里除了这个本子 就只有东子留下的一句话 让他帮忙把东西藏起来。

可现在东子死了 这东西要不要给他家丫头呢?

老爷子这辈子没见过什么世面 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东子住监狱的那个城市 但他知道 这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老爷子正拿着笔记本发呆的时候 窗户上突然传来“咚咚咚”的声音。老爷子一抬头 见是隔壁住着的二侄子。

他随手把东西一包 塞进一旁的叠放的被子里 推门出去了。

“五大爷 你在屋里干啥呢?”二侄子大咧咧地问。

五爷爷瞪他一眼 “干你屁事 找我啥事?”

二侄子挠挠头 嘿嘿笑了声 “刚才我媳妇儿看见你家里来客了 让我过来瞅瞅有没有要帮忙的。”

老爷子也没把他的话当真 那个二侄媳妇儿一天到晚的专盯着他家 但凡看见有人拎东西上他家 都想过来占点便宜。

不过好在二侄子心肠还行 家里有什么事儿 也肯下力气帮忙。

想到这里 老爷子开口道:“还真有事儿找你 刚才来我家那丫头是东子的姑娘 东子死了 明儿个找几个人上山去给东子下葬。”

“东哥死了?”二侄子也一脸惊讶 不过他本来跟元东就不太熟悉 也只是感慨一句 “得了大爷 你放心 我这就去喊人 保准给安排的妥妥帖帖。”

“成 那丫头是个会办事儿的 不会亏待你们的。”

“放心吧。”二侄子摆摆手 朝着外面走去 他没回家 而是拐了几个弯进了别人家里。

从五爷爷家出来 元宵就直奔街里去了。

哪怕不大办 正常下葬也需要挺多东西 她不懂这个 好在五爷爷在这方面门儿清。

让她去街里定了棺材 又去纸活店买纸扎 一般纸扎都是定做的 成品的稍微贵了点 最后还得去扯几尺白布做孝服。

在外面跑了一天 中午饭都没吃 总算是把老人家吩咐的事情处理完了。

下午四点多 她才回到旅店。一楼靠墙的桌子边上有几个男的在吃饭 都是吃的馄饨面条什么的 看起来好像跟她一样 都是住宿的客人。

元宵看着他们吃的东西 又翻了翻菜谱 觉得没什么食欲。

恰好见老板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一手正拿着半个红透了的柿子啃 一手还拎着一口袋西红柿。

“这柿子是买的么?”见老板正好朝这边走过来 元宵就随口问了句。

“不是 我家地里的 要不要尝尝?”说着打开塑料袋让她自己拿。

“行 给我来碗西红柿疙瘩汤吧 就拿这个柿子做。”元宵拿出一个又大又红的柿子 放到老板手里。

“成 这就去做。”

等了不到二十分钟 元宵要的疙瘩汤就上来了。老板也没按菜单上的给她上了一盆 而是上了一个海碗。

说是疙瘩汤倒更像大杂烩 因为切了不少西红柿丁的缘故 整碗汤都是红色的 绿色的青菜叶子 白色的面疙瘩掺和在一起 卖相实在不算太好。

元宵拿着勺子吃了一口 西红柿的微酸和面疙瘩一点点的咸味搅和在一处 意外的让人产生了食欲。

她一口一口的吃的停不下来 老板又端着一个小碟出来了 上面放着切成一瓣一瓣的西红柿 最上面洒了层糖。

他把小碟放到元宵桌子上 笑着道:“刚才做疙瘩汤剩下的 给你拌点糖吃。”

“谢谢老板。”

夹起一瓣西红柿放进嘴里 西红柿本身的酸甜多汁 加上白糖纯然的甜 让她来到这里后一直莫名沉重的心情突然好了很多。

一边吃饭一边听老板和服务员小声的聊天 在即将日落的傍晚 让人忍不住生出了对明天的期待。

吃完了饭 上楼稍微收拾一下 天色差不多也暗了下来。元宵拎着洗漱用品 打算去楼下洗澡。

隔壁的浴池还挺大 除了共用的浴室之外 还有单间。她要了个单间 正往里走呢 对面男浴池的帘子就掀开了。

两个头发还湿漉漉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其中一个拍着另一个的肩膀大声道:“兄弟 这批货的质量可不一般 一般人我都不会卖 一会儿回去你先看看 要是今晚想先验个货也行 嘿嘿。”

“那就先谢谢元哥了。”回话的男人声音很有磁性 还带着几分笑意 让人忍不住多看他一眼。

所谓人生何处不相逢 元宵也没想到 她还会第三次遇到这个人 两人目光短暂的相对 很快错开。

被叫元哥的是之前看到的 兄弟二人中看着比较凶的那一个。

元这个姓氏并不是那么常见 尤其在东渠县里 姓元的基本都是亲戚 也就是说这人可能跟她有亲戚关系。

元宵一个愣神的功夫 那两个人已经并排走出去了。

一直到第二天她到了五爷爷家 再次见到了这个姓元的男人。听五爷爷介绍 他叫元奎 论辈分元宵该叫他一声堂叔。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酒酿元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夜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凰并收藏酒酿元宵最新章节第90章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