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戎与叶云水归府,庄亲王府上上下下已都在“翰堂。围着。

见他们二人归来立即闪身让开一条道。

祈善站在屋中焦急心忧,忍不住的抽了自己两个嘴巴!

陪老爷子吃什么酒?吃什么酒?如今这副状况,让他如何与秦穆戎、与叶云水、与天下百姓交待?

秦穆戎与叶云水进屋,祈善立即上前,秦穆戎忙问:“怎么回事?”

“弟弟送姝蕙回来,老爷子留弟弟吃酒,弟弟便说起二哥归来,老爷子高兴也吃的尽兴,孰料吃到最后弟弟给他倒的是水,他也以为是酒1祈善自责的道:“都是我不好,跟老爷子说这个作甚1

“不怪你。”秦穆戎安慰的拍了拍祈善,叶云水已经疾步上前给老爷子探脉。

迅速的开了一个方子让黄公公去抓药,叶云水脸sè极其焦虑,朝着秦穆戎摇了摇头,“tǐng不了多久了。”

“啪”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祈善着实用力,脸上都显出红玟,“我这是做什么孽了1

“他一辈子都想统军西北,可袁家分化一部分,先帝又想夺另一部分,始终无法如愿,他心愿已了,没了牵挂,如此之态也并非反常。”秦穆戎说到此,叶云水点了点头,“西北征战归来便身子不成,太后大殡守灵,又是差点儿跟了去,人,活的不就是个奔头。”

祈善苦笑着摇摇头“二哥二嫂不怪罪已是弟弟的恩德,何必这般劝慰。”

“这不是劝慰。”秦穆戎说完此话,黄公公已经拿了药来,叶云水煎药,秦穆戎亲手接过去,一勺一勺的喂进庄亲王爷的嘴里。

叶云水的心中略有酸楚,吩咐秦风去把小家伙儿们都叫来,更是让人去通晓大房,话语说的着实不忍:“都来见一见吧看一眼,少一眼了。”

秦穆戎依旧坐在一旁给庄亲王爷喂药,直到一碗药尽,他则跪在地上开始为老爷子净身。

未过多久,小家伙儿们全都到了,看到秦穆戎在此,则都高兴的凑上去一阵喧闹秦穆戎挨个的mōmō脑袋“别闹了,让你们祖父好好瞧瞧你们,他要去远方了。”

小家伙们有些纳闷不懂,小兜兜则是问:“是要跟老祖宗去同一个地方吗?”

秦穆戎没有回答,小豆子歪着脑袋看,“爷爷的眼睛怎么流了水?”

姝蕙拿着小手帕擦了擦庄亲王爷的眼角,“是爷爷哭了。”

“爷爷你不要哭1小兜兜跳了chuáng上,忽然一句:“你不要死啊爷爷1

死字道出,可谓所有人都一怔、一惊,好像一层心灵的窗纸被无情捅破,更是捅破了所有人精神上的那层防线!

转过头去,秦穆戎声音哽咽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脸,硬生生将那yù出之泪憋回去。

而此时,秦慕云与秦慕谨二房人也全都聚此,看到这样一幕着实的心惊不敢再上前。

似是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药窕淑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错只为原作者琴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琴律并收藏药窕淑女最新章节第六百零二章 圆(结局)